最新新闻: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京郊旅游 > 周边游

洞察中国投资十年起伏,这个「恐怖」的VC世界(6)

发布时间:2017年04月14日 16:29:34 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所以,不要认为风险投资是一个放之四海皆准,放之时代而皆准的产品。如果这个趋势不变的话,不排除再过几年,我们中国大陆的创投市场跟日本、韩国当年一样,可能慢慢会沉寂下去,那变成什么呢?变成腾讯、阿里、百度、京东,他们的投资部决定一切。

因为中国的《反垄断法》很弱,大家如果看日本、韩国,他们的财阀体系非常明显。在韩国的GDP里,三星这家公司占多大比例?1/3。如果中国这样发展,也有这个可能性。那这样的话,最后变成大机构决定一切,这对创业环境是相当不利的。因为创业必须要有个公开竞争,公平竞争的环境,但现在“抱干爹”已经成为一个必须的行为,对创业公司来说,这也是另外一个问题。

总而言之,我们只能希望,从我们自身,从协会、社会,能够一起让有能力、有经验的GP对被投公司产生真正的帮助,这件事情继续能够越做越好,而不是把它变成一个单纯的给钱行为。在我们选择LP时,当然是在你有选择的前提下,尽量选有这种远见的投资人是更有价值的。

资本市场不好时,是不是美元基金变谨慎了?

美国的风险投资,机构投资主要是大学捐赠基金。美国一个最顶级大学投资机构给我们一个数据,我们不能彻底披露:美国八个常青藤学校,学校整个运营资金、成本,有30%到60%是捐赠基金产生的利润提供。

美国人都在抱怨大学学费太贵了,这个常青藤学校一年的学费几万美金,还在不停地涨,但是他们这些家长根本不知道,这个学校在一个学生身上要花20万美金,甚至于30万美金。他们的教授、学生的比例,整个设施就是这样一个成本结构,如果靠学费根本没法生存。它们的大学,根据不同的学校,有30%到60%是靠校长基金的利润,它们很少动本金来支撑,这是非常吃惊的一个数字。

所以,所有的这些现代美国大学,都受益于校长基金的运营。这个运营里面,资产配置起很大作用,耶鲁大学是第一个完整地把这个事情做得很成熟,大概30到40年的样子。它们配置配得很好,当然VC在里,实际上占的比例是相当小的。

所以,我们融美元基金的时候会发现一个问题,当整个资本市场变坏时,你很难拿钱,为什么呢?不是他们变谨慎了。而是说整个账面资产缩减了,那么它必须相应地缩减每一个比例,因为它这个比例是强制的。他们如何不缩的话,就变成公开市场的资产比例变得非常小,其他一些资产可能会变得很大,因为整个盘子变小了。资产在账面上已经缩值了,那VC这块没缩的话,它的比例就变大了。所以在市场变坏时,确实对VC、PE都有很大的影响,因为它们配置的时候,不是谨慎的,而是没有钱给你。他们必须要保证他们的本金以及给学生的资产使用。

美元市场已经有点被我们搞砸了

美元LP的方法论是相当成熟了,它们的一些思维逻辑也是清楚的,一旦清楚了,你就知道为什么有些年份比较难办,包括美元LP。

我不知道,有多少人会去融美元,美元LP对中国这两年增加的风险,包括政治风险的担心。自从阿里巴巴支付宝事件后,它们对中国企业家的诚信也产生一些担心。美元市场,现在已经有点被我们搞砸掉了。

当时,京东在美国上市敲钟时,几个驻当地的记者,最近纷纷都离开当地机构加入了腾讯,为什么呢?因为在那儿没钟可敲了,没什么可报道的了,我觉得这是个蛮糟糕的问题。像宜信下面的宜人贷,去年年底在美国上市,数据相当好,但是市值很差,就是因为美元的LP和美元的大机构已经产生了很多担心。

所以,大家一定要自律,你不自律整个这锅汤就被坏掉了。现在,我不知道美元市场还能恢复多少。2016年可能是过去这么多年来最悲观的一年。对美元市场,虽然我们是一个比较正宗的美元投资机构。

现在,风投行业大浪淘沙

过去30年,耶鲁大学的平均收益率是美国最好的,在中国投房地产要比这个还好。

然后,美国各大学校纷纷开始做校长基金的资产配置,现在各个名校的投资部的头儿,很多都是当年耶鲁投资部的投资经理。所以耶鲁大学对整个美国的大学校长基金的投资,尤其在VC、PE等方面的资产配置上,算是一个“黄埔军校”。

跟国内一样,觉得风险投资风险太大了,为了保护投资人,美国曾经在上世纪80年代出了一个规定,投资人的资产要达到多少才能做风险投资。后来,撇开看来,风险投资的回报还是最好的。结果造成很多没有达标的人,在缺少很有效率的投资工具的情况下来做风险投资,这个政策就被诟病了。很多人说,你这是一个富人俱乐部,你通过这个政策不是为了保护别人,而是把别人拦在了一个非常好的资产外面,这是一个争论。最近,基金业协会也在讨论这个政策,我觉得,其实不应该设太大限制,只要做好投资人教育就可以了。
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