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新闻: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京郊旅游 > 周边游

洞察中国投资十年起伏,这个「恐怖」的VC世界(4)

发布时间:2017年04月14日 16:29:34 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中国的人民币基金投资,当时只投Pre-IPO,做得最成功,包括九鼎就是当时的一个非常聪明的基金,他们在全国各地,以人海战术,把符合上市标准的好公司基本上扫了一遍。

中国投资者已被超高回报溺爱过度

中国的风险投资和创业投资环境,实际上在这些年有点像美国当年所谓的“西部拓荒时代”,这时需要一种灵活的,根据环境来调整你的战略来获得收益。过去,市场上有大量的热钱,我们讲叫“弯腰就能捡的黄金”。确实,你也没必要一定把自己为难到,一定要去锻炼身体,练十几年跳高,然后再跳起来摘那果子的程度,确实没这个必要。

过去三十几年,中国一直是超高速发展。这种情况下,真的是到处都有黄金,所以造成的问题就是,投资其他资产的收益,来得都比投风险投资快。

我们募资时,也经常碰到LP,尤其是富有的个人会说,我投房地产比你赚钱多了,这是事实。但是,如果你回到美国去看,现在任何一个成熟市场,可能风险投资基本上是回报率最高的一个资产,当然会有很多亏钱的,但是只要你投对了,回报率非常高。

因为,我们过去享受了太多从0-1这个阶段的高速成长机会,所以不管是机构投资者,还是从个人投资者,都已经被超高的回报,溺爱过度。所以,大家募资时都会面临这个问题,怎样去告诉LP,我们的回报是好的。

但同时,我觉得也要教育所有的投资者,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。中国经济增长实际GDP,我估计应该是低于6%,国外数据显示实际只有4%左右。但不管怎样,这是非常清晰的减速。在这个情况下,你把钱再像过去一样,想要找到一个资产类别,能够让你很容易地获得高回报就已经很难了。

在一个成熟的发达国家,年回报6%已经非常厉害了,但在中国过去一段时间,这可能根本就不是个事。中国人从来没有想象过,钱存在银行还有负利率,现在像日本、欧洲,都是负利率,而且最近欧洲一些国家还在继续调低,从负零点几变到负更大。所以中国人没有经历过这种状态,是很难想象的。那么,不管是作为投资机构、还是LP,就要调整回报预期。

同时,存续期又是另一个问题,你既然要进入到风险投资,那你对存续期的要求。只给你五年周期,但是你还要投一些高回报的项目,这是不太可能的。

做早期投资,要有足够的精神准备

2005年,成立的那批中国公司,基本上从A轮到退出是八年时间。这两年有一些变化就是,因为无线互联网的爆发,中国经济的增长,以及年轻一代的消费习惯的改变(以前的用户,像我这个年龄的,都不愿意为互联网服务付费,那个时候形成了免费的习惯。现在的年轻一代90后、00后,已经像欧美一样,愿意付费。最近直播那么热,就不停地在送花,几块钱不停地送),现在的互联网公司比以前要赚钱得多,电商也一样。

我们看到,像聚美、陌陌等都是大概四年时间上市,但是不代表这种快速上市、快速退出的新时代就此来临,大量的公司还是要经过七八年才能够有一个比较成熟的退出。

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你选择做早期,你要有足够的精神准备,因为人民币市场的LP现在精神上并没有完整地准备好,接受一个十年周期的基金,就算对我们这种业绩相当好的基金,我们最近做的一期,给了我们8+2,已经是不错了。但是你要10+3,我相信目前可能几乎没有可能拿到。

包括LP的目光等各种因素,养成PE快进快出的习惯,这不是什么坏事。我这样说没有褒贬,这是一个资产类别——PE的范畴。

我认为,VC是早期、中期为主,也有很多人被迫走这条路,或者趋向走这条路。我建议,根据你的特点去判断你适合走哪条路,这里没有好坏。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去做早期VC?因为我是做企业出身,我更享受跟企业一起成长的过程。我自己不做企业了,我还是希望这个企业长大以后,基因里是有我的基因注入,我会觉得很得意。我觉得最得意的事情是,等我孙子可以跟我聊天时,他说这个公司好酷,我说当年是我投的A轮,爷爷酷不酷?这是我向往的一个场景。这可能有点过度理想化,但是真的就是这样。

做早期,需要有情怀,要有理想化的观点,要有耐性,对现金收入要打个折扣。要不然,只能去做PE,PE真的是收入高很多。但是可能你在这个企业发展轨迹的影响力上,确实是相对会缺少一点自豪感。

最恐惧的事情:劣币驱逐良币

前段时间有媒体来采访,说你最恐惧的事情是什么?我说我最恐惧的,目前有一个趋势是劣币驱逐良币。什么意思?目前因为钱太多了,变成快进快出,大家都是走这条路,变成创业项目获得的帮助越来越少。

最新资讯